媒体关注

> 媒体关注 > 媒体关注

城市悦读 书香满城

作者:张天宇  来源:《北京》杂志  2017/12/28 10:20:56

     中国书店是一家有着鲜明特色的文化企业,它旗下的诸如雁翅楼等书店,成为了公众享受阅读的空间,力求让读者在书店阅读转变为“悦读”,让逛书店成为时尚的生活方式。


     2017年10月18日,京城,日间阴雨绵绵。傍晚,雨歇。清冷空气笼罩全城,路人行色匆匆,湿漉漉的地面在路灯的映照下油亮亮的,更为秋雨后的京城平添了一抹凉意。矗立于地安门东西大街交汇处的古建筑雁翅楼,此时正散发着黄色温暖的光亮,这团能量仿佛能抵抗住秋夜的冷寂。在雁翅楼蓝绿色调门梁彩绘的映衬下,“中国书店”的金字牌匾更显得耀眼而庄重。不时地,从窗内传来朗朗读书声,伴着窗外的风声和路人疾行的脚步声,声声入耳。

     温馨暖灯,歇脚驿站
     中国书店雁翅楼店,是一个有故事的书店。不仅仅因为它地处京城古老的中轴线上,拥有着古色古香木结构的古建风格,还因为它是北京市属第一家国有24小时书店,为读者推出了一系列的新式服务,将中国传统文化继承与发扬。
孙奕,是雁翅楼24小时书店的副经理,刚调到这里才两个月的光景,就亲身经历了不少难忘的“故事”。用他的话说:故事,随时都在上演。
九月底的某个深夜,零点的钟声敲响后不久,四个女孩结伴走进雁翅楼书店,这天刚好是孙奕值夜班。聊天中得知,四人都是刚刚考进中国传媒大学的学生,利用周末时间感受老北京文化,逛完南锣鼓巷后,又去了后海看夜景,由于玩得太尽兴了,一时忘记了时间,错过了地铁的末班车。在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城市,四个女孩有些害怕,就干脆用手机搜索周边的24小时店,意外搜到了雁翅楼24小时书店,导着航就走了过来。
     “来之前,这四个姑娘心情特忐忑,怀疑我们这是不是真的24小时营业。心里打着鼓就来了,一看到雁翅楼灯火通明,温馨的光芒立刻抚平了她们不安的心。”孙奕记得很清晰,“她们就围坐在书店一层窗边的阅读桌旁读书,我和另一位值班的店员为她们端上了热水。可以感觉到,她们走进书店的那一刻,心里就放下了对陌生环境的那一层戒备。”
     女孩们对书店内小巧的口袋书很感兴趣,每人买了一本国学方面的口袋书,一直读到凌晨两点多钟。突然,一个女孩脸色一白,显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,身体蜷缩一团。当其他三个女孩惊慌无措之际,孙奕和另一位店员已经端来了热水,并拿来了被子和脖枕,生病女孩在及时的照顾下慢慢缓解了病痛,脸上重新有了血色。九月底的京城,夜寒袭人,雁翅楼书店内却上演了如此温馨的一幕。这里有暖人的灯光、智慧的书籍、老友般的店员、热情的服务,以及24小时值班的保安,让离家背井、缺少安全感的几个女孩,顿时感到了家的温暖。夜已深,书店成为了休憩的驿站,那些南来北往的人们寻着灯光而来,寻找安身之所在。
     有了“大哥哥”和“大姐姐”的陪伴照顾,有了满楼书香的熏陶,女孩们养精蓄锐,天没亮就又踏上了观看升旗仪式的路途。离别时,互道了珍重,相约不久再会。一场偶遇,有了新朋友,有了新的阅读场所,身体和心灵在陌生的都市找到了安放之处。孙奕感慨说:“前一秒还是陌生人,但是进到店里来,找到了温暖的感觉,大家就像相处了十几年的老朋友和家人。”
     今年8月的一天,夜幕刚刚降临,雁翅楼书店走进了一位来自天津的年轻小伙。小伙为了能体验通宵夜读的感觉,下班后特意坐高铁来到北京,直奔雁翅楼而来。他认为,夜读是人生极为自豪的一件事。小伙进店后,对古籍和传统出版技术大感兴趣,一会儿看看新线装书,一会儿好奇地询问店员雕版刷印和影印的相关知识。刚好那天赶上孙奕值班,他就给小伙详细介绍了起来。聊天中得知,在小伙生活的城市,接触古籍、旧书和传统出版工艺的机会不多,这一趟前来算是大开眼界,激发了他好学之心。直到凌晨五点多,小伙不舍地离开了雁翅楼,他要去赶六点多的高铁回天津上班。临走时还不忘表示,夜读体验非常有益,能刺激到阅读的乐趣,冬天一定再来体验一次冬夜的夜读。
     在当今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,书店成为慢生活的代表。读书是吸收新知识、温故知新、思考人生的过程。而秉烛夜读,古已有之。夜晚,带来了安静而优雅的环境,以及冥思静想的氛围,思维很容易进入深层次的思考,阅读后记忆更加深刻。10月18日采访当天,正值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首日,习主席的一句话饱含深意:“文化是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的灵魂。文化兴则国运兴,文化强则民族强。”在古老中轴线上,有一处闹中取静的“世外桃源”雁翅楼,无论对来去匆匆的旅人还是北京百姓,都是一件幸事。

     情若比邻,百姓学园
     雁翅楼曾是老北京中轴线上一处著名的地标,作为地安门的戍卫建筑,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(1420年),构成了皇城最北端的屏障。雁翅楼黄琉璃瓦覆顶,远观好似大雁张开的一对翅膀,故此得名。清代时雁翅楼是内务府满、蒙、汉上三旗公署,其作用是皇城后卫哨所。1954年,为疏导北部城区的交通,地安门城楼及雁翅楼被拆除。
     2012年2月,北京启动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“名城标志性历史建筑恢复工程”,其中就包括复建地安门雁翅楼。复建后的雁翅楼,依旧按照历史上的格局,东西两侧雁翅排开,再现了明清以来古建筑的风格,很有城市特色。
     2015年初,在北京市西城区人代会上,身为人大代表的中国书店总经理于华刚提交了“创办全民文化阅读书店”的议案,建议在雁翅楼开办中国书店。他的想法得到西城区政府有关部门的肯定。于是,西城区政府与中国书店联合倾力打造的“中国书店北京雁翅楼店”于2015年7月20日开业,这是中国书店旗下首家“不打烊”书店,也是北京市属第一家国有24小时店。
     五百余年前,老雁翅楼守卫着北京的皇城。五百余年后,新雁翅楼守护着当代都市人的精神家园。对于居住在周边的市民来说,雁翅楼店就是家门口的图书馆和文化活动站。
     脚踏着正方的金砖,鼻中不时传来桐油的气味,这是在古建筑中独有的体验。古籍、旧书、古建筑,在雁翅楼毫无违和感地融汇在一起。雁翅楼书店建筑面积为1100平方米,西侧10间,东侧4间,分上下两层。西侧一层为大众图书的陈列销售区域,主要涵盖古籍、文史、艺术、社科、传统国学等图书类别。靠窗一侧,四张实木书桌和十几张木椅,让读者得以在舒适的阅读环境中选择心仪的图书;西侧二层为综合展示区。二层的阅读区设置为开架阅读形式,阅读区按组分配有不同类型、不同主题的图书,既有精选新书供读者翻阅,也有线装古籍供读者欣赏。除阅读区外,二层还设有小型讲座区、签字售书区、传统文化教学区等。两年多来,在这里开办的古籍展览、文化讲堂、读书会、研讨会等文化项目,已经超过了一百场。
     居住在雁翅楼周边的居民,是逛书店的主力军。值班经理张博文从雁翅楼书店开业至今一直在店里工作,他总结:早上7点到9点,是遛早儿的爷爷奶奶。他们常手里拎着菜,拿着毛巾、空竹就来了。通常会翻翻养生、政治、书法类的图书;9点到中午时段,读者是旅游人群和周边工作的白领。书店为他们准备了时尚、旅游、文艺类图书;下午过了5点,书店就成了孩子的天堂,少儿读物也是书店的一大特色。阅读区坐满了人,还有坐小板凳的,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陪着孩子读书,读书声此起彼伏,还真有点私塾的样子。8点半以后,书店基本属于白领、备考人群和夜读的人群。
     有一位女士,从今年7月份到10月中旬,一直在雁翅楼书店内自习,她是为10月底的建筑测量师考试做备考。每天清晨7点,风雨无阻准时到书店,通常自习到晚上十点,最晚到过十一点。她总是先复习学习资料,累了就在书店里逛一逛,浏览会儿课外书。虽然家就住在附近,但她坦言,书店的环境有助于她的学习,况且还能享受到那么贴心的服务。在临考试前,她深情地对雁翅楼店员表示,非常感谢三个月备战期间对她的支持和照顾,才能够让她风雨无阻地坚持下来。
因为在一个地方工作时间长了,张博文已经和常来的客人成了朋友。他说,就像做邻居一样,见面招呼一声,不见时会想念。因为他的爱人从事学前教育工作,所以张博文对学前教育也有着自己的见解,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居然有一天他会和客人交流这方面的知识。
     “我们这有一个三岁多的小朋友,白天睡觉,晚上不睡,家长陪着熬夜。他们来书店也有半年多时间了,一周得光顾两三回,每次都是夜里12点以后,两三点钟才走。每次来都买书,不是妈妈陪着就是姥姥陪着,我们店员也陪着孩子一起读书。孩子从最初的低幼级别识图卡片,已经看到了现在的唐诗宋词。没想到当初家长的无奈之举,却把孩子培养成了小小诗人。”张博文说,他经常和孩子家长说一些对学前教育的理解,并得到了他们的认同。
     有一位80岁的老大爷,家住雁翅楼南边的米粮库胡同,每天下午一点多钟来书店,阅读两个多小时,只看政治方面的图书。最开始看《毛泽东选集》,最近经常“泡”在一层的“十九大专题区”。老大爷跟店员讲,他家里以前也有不少政治类的书籍,不过后来随着搬家都丢失了,所以当他发现雁翅楼书店后特别激动。每次看书,笔记做得密密麻麻,字体工整漂亮,还经常与店员交流读书心得。
     要说雁翅楼最有名的读者,也是一位老大爷,被店员们亲切地称为“刘老爷子”。老人来书店主要看鉴赏类的图书,与雁翅楼书店的结缘也是因为寻找王世襄老先生的《鸽哨》一书。为了帮刘老爷子找到这本老书,店员找遍了中国书店的旧书系统,在网上广寻卖家,“折腾”了半个月,终于寻到此书。从此,书店与刘老爷子结下了深厚友谊。老人不仅喜欢和店员聊天,还特热心,家里做点好吃的都往书店里送。80多岁的刘老爷子和二三十岁的店员成了忘年交。刘老爷子好玩文玩,核桃、瓷器、翡翠、鸽子哨等没有老人不玩的。他在店员心里,就是一个“大玩家”,收集最多的是鸽子哨,经常来店里“显摆”他的犀牛角哨、玉质哨和清代的古玩哨。还邀请店员去他家里参观他收集的德国产进口老式自行车。
     “跟刘老爷子真就像邻居一样,没事儿串个门儿,逢年过节拜个年的。老爷子最近身体一直不好,没怎么来书店,我们就到他家里去问候一下。” 张博文看着书店门口挂着的刘老爷子当年送来的锦旗感慨着,通过雁翅楼书店能结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不分年龄与性别,是真情实意的交往。书店既是百姓的学园,也是情意绵绵的“四合院”。

     互动体验,文化基地
     从开业之日起,雁翅楼书店就被“标注”上了传播传统文化的标签。这里成了市民间、市民与专家学者间,文化交流、展示、学习、传播的前沿阵地,中国数千年的优秀文化在这里交相辉映。
     “经过两年多的开办,雁翅楼书店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。”中国书店总经理于华刚语气铿锵地说。他介绍,不同于其他书店,雁翅楼书店地处地安门,在京城气势磅礴的中轴线上,是最具明清特色风格的建筑之一。它继承了中国书店的传统特色,所经营的古籍类图书深受读者欢迎,传播了中国的传统文化。开业两年多的时间,利用中国书店店藏珍贵古籍资源,展出了珍贵的海外回归的古籍,及中国书店整理、影印古籍的优秀成果,展示了古籍文化的博大精深。开办了一百余场文化交流活动,包括读书会、讲座、诗歌朗诵会、文化研讨会和座谈会、展览,以及知识体验活动等,创造出一个有利于大家阅读和领略优秀文化的空间。
     《北京周刊》记者了解到,自2015年7月开业至2017年9月,雁翅楼书店共策划组织特色文化活动100余场。这些文化活动形式多样,内容丰富,服务读者达4000余人次,在公益性全民阅读方面取得的成绩显著。市民可以真正地与高水准的古籍孤本、善本近距离接触,亲身体验古籍整理出版的工艺流程,了解到古籍纸张的保存工艺。更为重要的是,这些文化交流活动,在书店与民间收藏家之间搭建了一个互通有无的平台,使一些深藏于民间的文化“宝藏”得以开采。
     在雁翅楼书店的策划与组织下,阎崇年先生在这里与市民一起“聊聊文化,共话国学”;“北京的年文化”、“从四合院到紫禁城”、“民俗民风话北京”等文化讲座在这里开讲;中国书店店藏珍贵古籍展、中国书店海外回归珍贵古籍展、《红楼梦》珍贵古籍展、世界民间藏中国敦煌文献精品展等展览,在这里迎接爱好者的观摩;柳荫街街道读书会、《北平风物》读书会、《难忘的青春》北工大老五届读书会等,在这里朗朗出声;雕版印刷技艺体验活动、北京地区国家级非遗项目展示体验活动、肄雅堂古籍修复技术展示等知识体验活动,在这里与市民零距离……这些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满足了京城居民的精神文化需求,促进了爱逛书店的人亲近文化、热衷文化的人爱上阅读。
     说到这些雁翅楼书店提供的“新式”服务,于华刚打开了话匣子。他坦言,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年代,我国珍藏的宝贵的敦煌文献被列强夺取,现在国内只保存了一少部分,很多都散落在国外的博物馆和图书馆。可是,在我国的民间古籍爱好者手中,也有一些散落的珍贵文献。中国书店通过和这些古籍爱好者友好的互动,双方协商整理出版,编纂了一部《世界民间藏敦煌文献》,为研究敦煌学、丰富敦煌的宝库,以及敦煌学的保护提供了帮助。
     “《大般涅槃经》全书有四十卷,大英博物馆藏有三卷,中国书店有一卷,北京民间私人收藏了一卷,台湾一位民间收藏家有两卷。这部隋朝的经书,纸长1.42米,把中国的造纸技术向前推了几百年。”于华刚有些激动地说,中国书店将收藏的经卷和民间的经卷进行编辑整理,把分散多年的经书合并在一起。让更多的读者、市民近距离看到了这些古籍,并通过专家的讲解,使世人了解了敦煌的宝库。“中国书店有60多年做古旧书籍的经验和资源,得到了人们的信任,他们才会拿出手中的好东西与世人分享。几十卷敦煌经卷全彩色印刷,中国书店开创了先河。中国书店把深埋在民间的宝贵文化宝藏挖掘了出来,很多来雁翅楼书店观摩的敦煌文化爱好者,辨别和鉴定水平由此大大提高。”

     坚守阅读,书香北京
     近些年,随着网络技术的进步和电子科技产品的普及,快速阅读和在线阅读,在市民阅读生活中占据了越来越大的比重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中,实体书店日渐式微。享受阅读纸质书的体验,成为了一种难得的情怀。就在这种“逆境”下,中国书店坚守住了最后的阅读阵地,为市民开创出了一片片宁静的阅读空间。
回首中国书店65年的发展史,从中不仅能看到一家书店坚守的价值与意义,更能勘探出一条实体书店的成功之路。
     1952年,国营古旧书店“中国书店”成立,北京的古旧书业翻开了新的一章。中国书店以收售古今中外书刊、碑帖、字画的方式,发掘、抢救、保护和传播人类文明遗产,在全国古旧书行业中确立了牢固的领军地位。经过65年的发展和壮大,如今已成为拥有图书出版、发行、拍卖以及书画、艺术品销售等多元化经营、产业链延伸的综合文化企业,是享誉京畿、声播海内外的著名文化品牌。
     中国书店北京雁翅楼24小时店作为一个城市文化地标,以古籍、文史、艺术等中国传统文化为经营特色,它古朴雅致的环境、氛围浓郁的文化气息、独特的人情味道,吸引了一批喜欢闻一闻书香、感受阅读气氛的忠实读者,形成了比较固定的顾客群体。读者来这里不仅可以读书、购书,还可以鉴赏、品茶,参加文化活动等,这些都给顾客带来了不一样的购书体验,这样的体验是不可替代的。
     作为推动“书香北京”“书香西城”建设的惠民公益阅读项目,雁翅楼书店从开业伊始就展现了全面服务社会大众文化生活的理念。作为一个服务公众阅读的文化基地,雁翅楼店营造了一种安静的城市文化生活氛围,成为京城读书人的心仪之地,实现了一个特色阅读空间肩负的社会效益。
     于华刚透露:现在雁翅楼书店的毛利润只有百分之二十多,去除相关的支出,还需要中国书店总店来扶持。但是,既然是在北京中轴线上的书店,我们就要在保持特色的情况下不断坚守,回馈社会和读者。北京是历史文化古都,如果没有实体书店,是城市的悲哀。他直言:“十个人进书店,真正买书的也就一两个,读者选了十几本书,最后买也就一两本。为什么叫逛书店呢,就是淘书,在选的过程中就受到了文化的熏陶。中国书店只要坚持特色,就能够为读者服务。政府给我们提供了场地,我们给读者回馈宽松的阅读环境。这就是文化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。大家在我们这里读书看书,这就是我们取得的社会效益。”
     今年是中国书店建店65周年,中国书店在保持传统经营特色的基础上,依然在努力扩张着市民的阅读空间,坚守实体书的阵地。2017年5月,中国书店又在西城区西黄城根南街开办了一家社区阅读空间,虽然实现盈利比较难,但是于华刚表示,中国文化的传播是需要奉献的。今年11月,中国书店将与北京规划展览馆合作,在正阳门东侧的北京规划展览馆休息厅开办一处占地300余平方米的中国书店。参观完展览馆的游客可以通过阅读书籍,深入全面地了解北京的城市景观和规划。中国书店的这些尝试,在图书行业开了一个改革的先河。在实体书店受网络冲击严重的今时今日,守住了特色,坚持了特色,为同行业的“突围”提供了发展的范本。
     中国书店是一家有着鲜明特色的文化企业,它旗下的诸如雁翅楼等书店,成为了公众享受阅读的空间,力求让读者在书店阅读转变为“悦读”,让逛书店成为时尚的生活方式。正如于华刚说的那样:“只要我们的从业者对这个行业有爱心和细心,认为我们传播文化的事业是正能量的,是为民族的文化兴衰做贡献的,我们就据理力争。我们对文化的敬重和中国书店对文化的影响,使我们的坚持得到了回报。只要有以中国文化兴衰为己任的工作精神,我们的书业就会不断发展。”